期刊论文

川大最老博士生75岁参加论文答辩 找工作被嫌老

内容摘要:困难的近义词,亮堂的近义词,漫不经心的近义词,漫长的近义词,迷恋的近义词,藐视的近义词...

  说起老黄到川大读博士还有一段渊源,他出生在空军世家,在读的是空军学校。因为受家庭的影响,他对中国近代史有浓厚的兴趣。“我做了一辈子生意,但是从来没有放下过学习,到四川大学读书之前,我在的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读了三年书,我一个星期可以看五本。”老黄说,他还曾经在暨南大学历史系旁听过三个月。

  “我的根在成都,所以我希望到成都念书,重温校园生活。”老黄说,他觉得四川大学有100多年历史,历史底蕴厚重,再加上他知道川大的历史学院在业界有很大的名气,就这样,经过四川的介绍,老黄认识到陈廷湘教授,被陈教授的学识折服,决定要拜他为师。

  其实,当黄祖申向川大申请读博士的时候,陈廷湘教授以及四川大学都有顾虑。“毕竟这么大年龄了,我们担心他的身体承受不了。”陈廷湘回忆道,黄祖申一听大家担心他的身体状况,急了。当即给大家表演了一段功夫,以证明他的身体很棒。最终学校经过权衡,同意接受黄祖申为历史文化学院的博士生。他主要研究中国近代史,研究方向确定为《空军建设》。

  “目前,中国还没有学者系统研究抗战时期美国援助空军建设的情况,老黄的这份研究可谓是填补这个领域的空白。”陈廷湘教授给予了如此高的评价。

  其实,从老黄从进入川大那天开始,就一直成为众人瞩目的对象。他的卡地亚手表,他的年龄与学生身份确实差异太大。“很多人都好奇,我这么大年龄了为什么还要出来读博士。”老黄说,四年来,这个问题已经有无数人问过他。“一个人年龄越大,越重视,重视行为规范,我应该为年轻人做表率。”现在,黄祖申对唐诗三百首也能倒背如流。

  老黄在学校的人缘非常好,遇到比他小50岁的同学,他也会称呼“师兄,师姐”。而且与老黄做同学非常愉快,他经常邀请同学聚餐,而且从来都是他买单。陈廷湘教授说,让他非常的是,每次上课黄祖申都会坐第一排,做笔记非常认真。在他的带领下,有些学习懈怠的同学也不好意思了。

  老黄这四年博士读得真不容易,他的右眼青光眼非常严重,2013年入学的时候右眼青光眼损坏率达70%,现在的损坏率已经达97%了。据陈廷湘说,老黄在读书期间回做过一次心脏手术,但他依然查阅资料,通过邮件与老师交流。


分享到:

关键词:
Copyright © 版权所有 - 网站标签 - 网站地图 - 联系我们 -